您好,欢迎访问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董维芹首席大律师携网站全体同仁竭诚为您维权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ç½‘站首页 > åˆåŒçº çº· > åˆåŒçº çº·åˆåŒçº çº·
合同解除后的违约金条款的效力分析
作者/发布者: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å‘布时间:2016-07-08 16:04:20  æµè§ˆæ¬¡æ•°:1435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7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第98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
    合同解除意味着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那么,合同解除后,违约金条款是随之终止适用,还是可以继续适用《合同法》第98条的规定?
    先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0年第5期、6期)的两则判例:
    案例一简介:
    2003年,桂冠电力与泳臣房产签订《定向开发协议》,委托泳臣公司为其建设办公综合楼和住宅小区。后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如泳臣公司无法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交付工程,桂冠公司有权要求泳臣公司按日支付违约金,每日违约金为基本建设开发费的万分之三,并有权终止协议……签约后,由于泳臣公司存在工期延误、质量不合格等多处严重违约行为,桂冠电力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支付违约金。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合同解除是基于泳臣公司的违约事实而产生的法律后果,解除合同不属于违约责任方式,而属于违约后的一种救济措施,合同解除后的法律效果不表现为违约责任,而是主要表现为包括不当得利返还和损害赔偿的民事责任。遂根据《合同法》第97条规定,判决:一、解除桂冠公司与泳臣公司签订《基地定向开发建设协议书》以及《补充协议》;二、泳臣公司返还桂冠公司购房款11050万元;三、泳臣公司赔偿桂冠公司损失13123.3万元;四、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泳臣房产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院认为:依照《合同法》第97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应由泳臣公司返还桂冠公司的购房款和利息,并对桂冠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损失。合同解除后的法律效果是使合同关系归于消灭,解除合同的后果,违约方的责任承担方式也不表现为支付违约金。因此,对桂冠公司要求支付违约金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判决维持原审第一项、第四项,变更第二项、第三项。
    案例二简介:
    华东公司、柴里煤矿与华夏银行三方签订一份《合作经营印尼木材协议》,主要约定:柴里煤矿同华东公司合作经营印尼木材;柴里煤矿负责提供资金1000万元汇往华夏银行,作为华东公司在华夏银行办理国际贸易信用证开证申请。柴里煤矿与华东公司任何一方违约,对方有权终止合同,由违约方承担对方总资金额20%的违约金等。
    后双方发生争议起诉到法院。一审法院认为,华东公司收取柴里煤矿资金后,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使用该笔资金,不履行进口木材义务,构成根本违约。柴里煤矿主张解除合同、退回出资款、承担违约责任的诉讼请求合法有依据,予以支持。判决:一、解除《合作经营印尼木材协议》;二、华东公司退还柴里煤矿联营出资款1000万元;三、华东公司支付柴里煤矿约定违约金200万元……
    最高法院在再审中维持上述判决。注:再审判决援引的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法定解除权)、第107条(违约责任方式)、第114条(赔偿性违约金)。
    通过上述两个判例,不难发现,最高院对于合同解除后违约金条款的效力,曾经采取了相反的观点。前一判例认为合同解除后不可主张违约金,后一判例认为合同解除后可主张违约金。    由于最高院自身案例前后对法律适用的结论不同,在司法实践中易带来困惑,因此有必要对该问题做一梳理。
    首先,从对《合同法》第98条规定进行分析的角度。
    对《合同法》第98条规定的“结算和清理条款是否包括违约责任条款”,韩世远《合同法总论》一书中的观点认为,“结算”是指把一个时期的各项经济收支往来核算清偿。有现金结算和非现金结算(只在银行转账)两种。“结算条款”也就可以理解为有关结算方式方法的合同条款。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了结算方式,合同终止后,应当按照约定的方式结算。“清理”,指彻底整理或处理。“清理条款”也就可以理解为有关彻底整理或处理的主体、范围、方法等事项的合同条款。违约金条款或者关于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计算方法的条款(参照《合同法》第114条第1款)、定金条款(参照《合同法》第115条)性质上属于清理条款。解除制度的启用,实际上是使既有的债之关系转换为清算关系,借此制度而使当事人既存的关系善始善终(虽非通过清除)。“清算关系”既为原来的债之关系转换而来,实质上是第二次的债之关系。违约金、预订的损害赔偿或者定金,无论其为原来债之关系的变形或者延长,均得为“清算关系”内容的组成部分,应无障碍。清算未了,此类条款的使命未了,也就不会因解除而当然归于消灭。
    另,《合同法》第57条规定:“合同无效、被撤销或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独立存在的有关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的效力。”,目前主流观点认为该条“关于解决争议方法条款”不包括违约责任条款。笔者赞同该观点。
    其次,从现行有效的司法解释的角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2012å¹´7月1日实施)第26条规定:“买卖合同因违约而解除后,守约方主张继续适用违约金条款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对买卖合同解除主张违约金予以明确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 ]11号)第17条第1款规定:“因承租人拖欠租金,出租人请求解除合同时,次承租人请求代承租人支付欠付的租金和违约金以抗辩出租人合同解除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也表明出租人在解除租赁合同时可以请求支付违约金。
    那么,如果是别的合同法律关系,又该如何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已作出了明确规定,该指导意见第8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当事人主张违约金条款继续有效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合同法第98条的规定进行处理。”
    从司法解释来看,合同解除不影响当事人主张违约金。
    上述案例一中,法院直接判决赔偿损失而未适用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有违背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之嫌,值得商榷。如果合同解除后只能要求赔偿损失不能主张违约金,将有可能会导致守约方在不能证明损失多少的情况下无法索赔,损害守约方利益。在对待合同解除时违约金与损害赔偿之间的关系时,应当考虑到合同解除时的损害赔偿包括了违约金在内的损害,为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应先肯定违约金支付请求,如果约定的违约金低于或高于违约造成的损失,再依《合同法》第114条确立的违约金调整方法予以调整即可。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合同解除后的违约金条款应适用《合同法》第98条的规定而认定继续有效。


版权所有:河北(石家庄)法律顾问网  åœ°å€ï¼šæ²³åŒ—省石家庄市中山西路486号,河北世纪联合律师事务所338室
电话:13383118651  ä¼ çœŸï¼š13383118651  ç”µå­é‚®ç®±ï¼š164139101@qq.com  å†€ICP备18035115号